孩子得了白血病,妈妈去陪酒挣钱,没想到遇到了孩子的亲身父亲

时间:2018-03-19 03:16:17 作者:米诚小说 阅读: 5489 点赞: 16 分享: 57

水梦年华,h市最高端的夜总会,来往的皆是h市叫的上名字的人物。

而她蒋欣,从今天开始,就要在这里上班了。

这次机会是领班看自己可怜特意安排的,不然以她一个新人的身份,怎么可能进得了豪华包间。

要知道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,任何一个水梦年华都得罪不起,更别说她一个小小的服务员,不但工作不保,说不定连生存空间都没了。

这份工作对她至关重要,为了自己得了白血病的儿子,她一定要小心再小心。

深吸一口气,蒋欣带着微笑的轻叩两下房门,声音柔和的说道:“您好,您的酒来了。”

“进来吧,美女!”油腔滑调的语气。

蒋欣保持着微笑,轻轻推开门,然后步伐优雅从容的推着酒车走了进去。

沙发上只坐着两个人,靠近门口的男人穿着花哨的衬衫,手里玩着墨镜,色迷迷的眼睛挨个打量着陪酒小姐,仿佛在打量货物一样。

而另一个男人,一身黑色西装,懒散的靠在沙发上,虽然光线有些黯淡,但依旧能看出他如刀削一般的冷峻脸庞,微微低垂的眸子十分深邃,他的眼神很可怕,让人不敢对视。

蒋欣只在进门时感受到他的一抹视线,此外他再没给她多一个眼神,这种无视,反而让她很心安。

“请问现在开酒吗?”蒋欣微笑着问花哨男。

“开开开,都开!”花哨男挥挥手,仿佛这些酒只是路边超市3块钱一罐的啤酒,要知道这里面最便宜的酒都抵得上她一个月的工资了!

蒋欣忍住内心的反感,柔声说了句“好的”,动作轻快而安静的把酒都起开,然后一一在桌上摆好。

“谁让你走的?你也留下来陪我们玩,本公子给你钱!”

蒋欣很明显的感受到两道灼人的视线从身后射来,她顿了顿,转过身,双手交叠放在身前,笑容不变,声音依旧柔和:“不好意思,先生,我不会喝酒,怕照顾不周,这两位都是我们水梦年华优秀的专业员工,她们会为您带来更好的服务。”

你总不能不给我老大面子吧?我老大还单着呢!”

蒋欣握紧了出汗的手,垂头说道:“您误会了,我是真的不会喝酒,怕扫了您两位的兴,那就不好了。”

啪!

一瓶酒打碎在蒋欣脚下,冰凉的液体顺着小腿滑下,还有着微微的刺痛。

蒋欣抬头怔愣着看向花哨男,只见对方一扫之前的吊儿郎当,一脸阴郁的看着她。

花哨男慢吞吞的倒了满满一杯酒,冷笑着走到蒋欣面前,将高脚杯举到蒋欣面前:“喝,还是不喝?”

蒋欣咬紧下唇,看向里面的那个男人,她期望他能阻止同伴,然而那个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们这边,仿佛他们与他在不同的世界。

“先生,我真的不能喝酒……”

蒋欣乞求的看着花哨男,她是真的不能喝,自从发生了六年前那件事后,她对酒就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恐惧感,哪怕是一点点酒味,她都要拼尽全身力气才能抑制住呕吐的欲望。

捏着她下巴的手转而捏住她的脸颊,花哨男端着酒就往她嘴里灌,蒋欣想要反抗,却抵不住男人的力气大,被灌的险些岔气。

花哨男松开手,蒋欣跌坐在地上,捂着火辣辣的嗓子咳嗽不止。

蒋欣忍着眼泪,她红着眼,咬着下唇说道:“抱歉,先生,我是服务生,并不是出来卖的,我哪里做错了惹恼了您,希望您大人有大量,不要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“呵呵,”花哨男举起手就要打下去。

“好了,老三,别闹了。”

就在蒋欣闭上眼准备接受那一巴掌时,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终于出声了。

蒋欣的脸被松开,她深吸了一口气,把即将喷涌而出的眼泪憋回去,抬起头看向远处的男人,他隐藏在黑暗中,有些看不清他的脸,却能看到他男双灼灼有神的眼睛。

“怎么,老大,你看上这女人了?”花哨男惊讶不满的说道。

“老三!”男人的声音清淡但压迫力十足。

“你带上你挑的伴出去吧。”

蒋欣看到花哨男耸了耸肩膀,一手搂一个,走了出去,走过蒋欣身旁时从兜里掏出一张卡扔在她的身上,声音冰冷:“里面有5千块钱,密码6个7,就当作是你衣服的赔偿。”

咔哒,房门关上,屋内只剩下寂静。

蒋欣死死的握着那张卡,想哭却不敢哭,她踉跄的站起身,向着那个男人鞠了一躬,声音微微颤抖:“谢谢您。”

张腾看着转身欲走的女人,叫住她:“谁让你走了,过来!”

语气冰冷,不容置疑。

“先生,还有什么事吗?”蒋欣转过身说道,轻软的声音,仍然有着劫后余生的味道。

“陪酒!”

男人冷冷的说了两个字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叫住她,只是刚才她羞愤和委屈的表情有些眼熟,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,尤其是咬唇的动作,异常的熟悉。

并且,她表现出来的这一切能够引出他的欲望。

蒋欣咬着唇,有些犹豫了,如果拒绝了会不会又像刚才那样?

她现在很不舒服,身上、空气里,到处充斥着浓浓的酒味,她真的很想吐,她的胃很难受。

又是那个咬唇的动作,原本苍白的嘴唇在牙齿的用力下变得充血、红肿,暧昧的灯光下,有种别样的诱惑。

“喝一杯,一千。”男人清冷的笑了,“再加上刚才的事既往不咎。”

蒋欣震惊的抬起头,嘴微微张开,她一个月的基本工资才不过5千,而现在,喝一杯,她就可以拿到一千!而且她不用再担心被为难!

蒋欣闭上眼,脑海中浮现出躺在病床上的娇小身影,过了片刻她睁开眼,声音更加颤抖:“先生,您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!”男人有点失望,他心里希望她能拒绝他,但她没有。

在他旁边坐下,隔着一人的距离。

男人好笑的看着她故意隔开的距离,手指点了点桌上的酒,示意她开始。

蒋欣手颤抖着拿起最近的一瓶酒,她感觉到酒瓶很重很重,仿佛一座山那样重。

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手,倒了两杯,一杯递给张腾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祝先生身体健康,帅气永存。”

她闭着眼,一饮而尽,尝不出酒香,只感到苦涩。

张腾晃着酒杯,红色的液体划出美丽的曲线,他清冷的一笑:“继续。”

蒋欣的脑子渐渐变得有些混乱,近距离看到对方那张冷峻异常的脸庞,她有点痴了。

在听到对方的话后,她又倒了一杯,一不小心倒多了,她撇了撇嘴:“再祝先生家庭和睦,妻娇儿孝。”

再次一饮而尽。

“咳,咳…”她别过头,捂住嘴,止住了上涌的酒。

“继续喝!”男人慢悠悠的说,声音冰冷的吓人。

....

蒋欣醒来时感觉头痛欲裂,她有些记不清昨晚发生了什么,只觉得很渴,渴的要死。

她勉强睁开眼睛,看到了装饰华美的屋顶,散落在地的酒瓶,和身边的男人。

她的脑子一瞬间变成了空白,甚至希冀这只是一场梦。

四年前所发生的事再一次发生在她的身上,只是这次,是她的错,她不该喝酒,不该留下,更不该来这里上班。

可是,只有这里,才有足够的工资维持她们母子的生活。

她看向身旁的男人,坚毅的脸庞,浓密细长的睫毛,高挺的鼻梁,即使睡着也是一脸的不耐和冰冷。

她闭上眼,咬紧了嘴唇,忍住了拎起一个酒瓶砸死他的冲动,可是她还有儿子要照顾,没有她,儿子也活不下去了。

失魂落魄的捡起地上的衣服,快速穿好,她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。

“考虑下当我的情人。”

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蒋欣身子一僵,咬紧了嘴唇,嘴里弥漫了一股铁锈味。

张腾好整以暇的看着背脊发硬的蒋欣,对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有些吃惊。

他饶有兴味的看着蒋欣站起身,紧握的拳头微微发抖,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厢。

他盯着关上的门,眯了眯眼睛,没来由的有些烦闷。

她居然拒绝了,呵,真是可笑,他想要的东西还从未失过手。

六年前,她被陌生男子强l,恐惧和耻辱让她记不清那个人的脸,也不愿回忆起那晚的事。意外怀孕让她措手不及,发现时已经过了堕胎的最佳时机,她不得已生下童童。

其实,她是带有怨恨的,怨恨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机。但是亲眼看到刚出生的童童,皱皱的小脸,柔软的身体,黑白分明的眼瞳,她哭的很伤心。

孩子是无辜的,而她的心也在童童的成长中越发柔软,这样乖巧惹人怜爱的孩子,已经有了不光彩的身世,她不想他的未来也被蒙上阴影。

只要自己努力工作,一定可以尽快筹集到费用,等病好了,她们就可以离开这个城市。童童会有美好的未来,而她,或许可以找到一个不在乎她的过去,愿意接纳她们的丈夫。即使,即使找不到,她有了童童也足够了。

张腾,H市最大的企业家,连市长都要对他礼让三分,因为整个省的GDP,张氏企业贡献了73%。可以说,市长的升迁与张氏企业的兴衰息息相关,而张氏企业所涉猎的行业越来越广,触角已经伸到了华夏之都和南方的魔都。

那个强了她的男人,就是张氏企业的总裁,他一手创立了一个商业帝国,在中原地区,没有企业家能与之抗衡。

更遑论她一个孤儿。

再见面也只是尴尬和难堪,还不如就这样永远不再见。

而蒋欣巴不得永不再见的男人,此刻却对着她的资料大发雷霆。

啪!

张腾将文件夹摔在特助身前,嘴角上扬,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而特助知道,他的总裁大人此刻怒火滔天,不为什么,只因为他搜集来的资料只有薄薄的一张纸,而上面还有大半的空白。

“解释一下。”

听到总裁大人柔和的声音,特助只觉得后背都湿透了。

“我再去查。”

特助捡起地上的文件夹,一溜烟的逃出了房间。

张腾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灯火辉煌的夜景,想到了很久之前的一件小事。

那还是他刚接手总裁之位的时候,事业刚有了起色,他的布局也在缓慢而悄无声息的完善着,正是大展身手的时机。

他的父母居然让他去联姻!

如果要靠联姻来巩固他的地位,也太小看了他!

但父母的纠缠不休也让他倍感厌烦,无奈只好前往魔都与传说中的大家闺秀、名门之后相见。

可谁知那女人竟给他下药!将她打晕扔在酒店里,他只想赶紧找家医院解除药效,但药效太过猛烈,导致他脑子一昏,车子撞上了路边的围栏。

头晕眼花的他只听到一声轻柔的询问,随即一双手将他扶正,清新淡雅的气味如同火星子点燃了他体内的浴火,他一把抓住那只柔软的手,将它的主人拉入怀抱,接下来便是女人的哭喊声和求饶声。

当他意识清醒过来,车内只剩下他一人,和她身上那种清淡的甜香。而当他看到车座上那摊鲜红的印记,他只觉得懊恼和耻辱,还有一丝愧疚。

这次重游魔都,他不是没想过再去找一找她。他希望能给她一些补偿,也算是了解他的一块心病。

可茫茫人海,魔都又是南方一块经济重区,且不说常住人口就有好几亿,每天的流动人员也有上百万,上哪里去找呢。

说起来,那个女人咬唇的模样似曾相识,难道……

他转身从床上拿起手机,拨通特助的电话,一秒后电话接通,他丢下一句“查查魔都里所有叫蒋欣的人”便挂断了电话。

呵,不管那女人什么来头,他看中的东西,还没有得不到的。

未完....文章内容来源于公众号“小说书城吧”第704号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相关阅读
  • 《声临其境》我居然被尹正圈了粉

    《声临其境》我居然被尹正圈了粉

    2018-02-11

     昨晚的《声临其境》本来我是不抱太大希望的。而且之前在看完节目名单之后,我发现我都不认识,但是在看完整场节目之后,每一位老师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非常的惊艳!首先尹正老师配的粤语真的很棒,基本上可以说是原音,尤其是那段解说孙杨比赛的视频,声音嘶哑,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。语言幽默风趣,赢得了众位老师的...

  • 王俊凯为何深切悼念霍金?原来他曾与霍金有这段交集与故事

    王俊凯为何深切悼念霍金?原来他曾与霍金有这段交集与故事

    2018-03-14

    一代物理学泰斗霍金今日逝世享年76岁面对天才的逝世,一众明星也开始了对他的追思和悼念。其中即有国际巨星李冰冰、蒋勤勤的身影,但也一位年轻超人气巨星也悼念起霍金大师来。那边是TFBOY人气成员王俊凯。说来奇怪,一般00后对于老先生的认识,可能源自于课本,为何王俊凯会有:我会铭记你的教诲之言?原来, 王俊凯缅怀...

  • 外线零威胁屡遭看低?他靠传球领跑最佳新秀,3数据冠绝联盟!

    外线零威胁屡遭看低?他靠传球领跑最佳新秀,3数据冠绝联盟!

    2018-03-05

    当本-西蒙斯首次出现在聚光灯下时,他的比赛最被赞扬的部分就是:传球。这是大部分球迷认为篮球场上最优美的部分,而西蒙斯自己认为这是他最高水平也是最高效的比赛方式。“我会说是我的传球”西蒙斯在去年12月份就向美媒表明对自己传球的信心。“我在场上有对球作出决定的能力,当我看到队友得到空位并命中三分的镜头,这...

  • 古谱残局原创大集合001-218局不断更新中

    古谱残局原创大集合001-218局不断更新中

    2018-02-15

    关注 “象棋娘娘” ,免费订阅本文为微信公众号 “象棋娘娘”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祝新年快乐!棋艺大涨!娘娘会一直坚持自己的象棋梦!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!珍贵残局谱:孙中山遗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难得一见的檇李花和经典和局趣味排局:单车战和十六子 力敌万众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...

  • 小品王赵本山春节被拍到带着一家老小回老家过春节,60岁有些苍老不堪

    小品王赵本山春节被拍到带着一家老小回老家过春节,60岁有些苍老不堪

    2018-02-21

    一年一度的央视春晚可以说是无数国人期待无比的盛会,因为在晚会中会云集众多年度最当红的明星艺人,当然多少年来最受期待的还是央视的小品演出。曾经的一代小品王赵本山在春晚舞台上给亿万国人带去了欢乐,可是遗憾的是2011年赵本山最后一次亮相春晚至今再也无缘其中。赵本山离开春晚小品的舞台后,有很多人认为是好事,觉...

推荐阅读